主页 > 教师招聘 > 文章列表

智库分析 “朔尔茨时代”的德国战略风向与影响

发布日期:2021-12-31 02:05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8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的国会大厦,朔尔茨(前右)当选后接受祝贺。 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当地时间12月8日,德国联邦议院正式选举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朔尔茨为新一届德国总理,“默克尔时代”就此划上句号。与以往德国政府不同,本届政府不仅首次由红绿黄三党组成,且其成员也凸显年轻化、个性化、性别平等化、弱宗教信仰化特征,部委设置既重视延续性,也直面德国最新发展挑战而进行微调。同时就任后,朔尔茨便开始了密集的外访行程,舆论认为出访路线图与朔尔茨未来的外交方向密切相关,但在复杂国际局势下,在外交政策上朔尔茨仍然是个谜。

  现在,作为欧盟“主心骨”的德国,在“后默克尔时代”,内政外交的风向变化及对欧盟的牵拉与影响,将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重点。对此,新华网思客特邀中国人民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孟虹分析。

  随着德国新一届政府的诞生,执政了16年的默克尔正式卸任。在评价这位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时,绝大多数西方政客和媒体都满口夸赞,称她为“德国母亲”、庞大欧盟的掌舵者、最有权力的女性等。

  2018年7月20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出席每年一度的夏季记者会。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孟虹分析称,在默克尔执政的16年间,德国开始逐渐发展成为欧洲一体化的主导性“领头羊”,并逐步发展成为全球和平治理的“建构大国”。“默克尔时代”不仅印烙德国国内发展,也影响着欧洲和全球的发展。同时,三届大联合政府期间的两大人民党的合作,也给默克尔与朔尔茨间的友谊和工作方式打下了深深烙印。朔尔茨先后在第一届和最后一届大联合政府中出任劳工部长和财政部长兼副总理职务。两人的合作默契度高,互相信任和支持。新冠疫情爆发后,朔尔茨坚持三次高额举债,协助政府和民众克服疫情严控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此次大选期间,朔尔茨不由自主地使用默克尔经典的菱形手势,也凸显了长达数年共同合作所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权力交接仪式上,朔尔茨也指出,未来的总理府依然会凸显东西融合的工作风范,不仅意指默克尔执政提升了两德统一后东部德国人员对于整个德国发展的影响,同时也意味着未来新政府的一大工作重点将致力于改善德国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促进德国社会的真正融合,改变目前东德三大州深受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选择党影响的被动局面。

  10月21日,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法国总统马克龙(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欧盟峰会。(新华社发,欧盟供图)

  在默克尔执政的16年间,德国经历了此起彼伏的一系列危机,且也在一一应对中提升了德国在欧洲和全球的地位。其中,默克尔作为东德的新女性、“科尔小女孩”和自然科学家在初期积极适应联邦政治文化的挑战,在原以男性为主导的德国政坛高层逐步扎下根和赢得决策权;2007年欧盟宪证危机出现后,默克尔借助德国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之机,大力推进《里斯本条约》的出台,促使欧盟从原来的经济联盟提升为政治联盟;2008年欧债危机的爆发,给大规模东扩的欧盟带来了巨大冲击,而默克尔的“紧缩政策”为受冲击影响颇大的重灾区国家实施结构性调整带来了动力。2013年乌克兰危机出现后,默克尔携手法国总统与俄罗斯总统和乌克兰总统会晤,抛开美国签署《明斯克协议》,标志着欧洲“战略自主”的开启。2015年难民危机出现后,默克尔“上不封顶”政策,对于扭转大批难民葬身地中海的悲剧起到了积极作用。嗣后在土耳其和非洲建立难民“中转站”,也给全球难民问题的治理提供了参考方案。2017年英国脱欧和德美危机的出现,也给德国和欧盟的未来发展带来了巨大挑战。但面对特朗普,默克尔并没有退缩,而是在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双边会谈时坚持阐述民主观、和平观和全球观。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初期在默克尔的严控措施下较快得到控制,默克尔也再度被誉为“危机总理”。在今年12月2日德国联邦国防军为默克尔举行告别仪式的当天,默克尔面对第四波疫情的不断加重,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与各州州长举行峰会,出台了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

  孟虹认为,此次第20届联邦大选,与以往历届大选不同,并没有在执政者的默克尔与朔尔茨之间展开,而是在三位新人之间:联盟党新任主席拉舍特、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朔尔茨与绿党主席贝尔伯克。在七月北威州洪水灾难之后,朔尔茨的支持率开始上升,而拉舍特因“丑笑案”、贝尔伯克因“美化简历”与“论著有抄袭现象”等,支持率不断下滑。最后,朔尔茨在大选中以微弱多数获胜,并通过三党秘密组阁谈判,顺利完成未来的四年规划,开启“朔尔茨时代”。

  12月15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德国总理朔尔茨(中)在联邦议院发表上任后首份政府报告,阐释新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推动能源转型和环境保护以及加强欧洲团结等方面政策。新华社记者 单宇琦 摄

  在新一届政府中,部长人事任命凸显了平衡性、延续性和专业性特点。其中除了社民党总理外,另有社民党七人出任部长,包括总理府部长;绿党五人和自民党四人出任部长;默克尔上一届大联合政府中的四位社民党部长获得连任。为了充分反映德国社会中女性占比超过一半的事实,新政府中男女部长各占一半。应该说,新政府充满着朝气,但也潜藏着危机,尤其是绿党和自民党部长人选年轻,且都缺乏部级执政经验。在此次组阁谈判结束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无论是自民党主席林德纳,还是社民党的朔尔茨都为此强调了三党合作的目标不是四年,而是四年后获得连任。为此,朔尔茨在引领未来政府合作方面,尤其会兼顾“三党平衡”和“超越党派一致对外”原则。

  11月24日,在德国首都柏林,(从左至右)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社民党总理候选人奥拉夫·朔尔茨、绿党联席主席安娜莱娜·贝尔伯克和罗伯特·哈贝克、社民党主席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和萨斯基娅·艾斯肯在介绍组阁协议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合影。(新华社发,斯特凡·蔡茨摄)

  从领导风格来说,朔尔茨与默克尔有一些相似之处。他1958年出生于下萨克森州的奥斯纳布吕克市,生长在汉堡,家有二位弟弟。1978年,朔尔茨进入汉堡大学学习法学并顺利毕业。据其父亲透露,朔尔茨从12岁起就开始梦想有一日成为总理。他加入社民党的党龄超过40年,先后出任过社民党青年组织联邦副主席,2002年经时任联邦总理的施罗德推荐,出任社民党秘书长,2007-2009年出任默克尔政府的劳动与社会事务部部长,2011-2018年出任汉堡市长。在社民党内部的权力博弈中,最近两年也曾受到社民党左翼的排斥而未当选主席。但他的工作作风呈现出沉着、稳定、平衡和务实的特点,因此在社民党决定总理人选时得到推荐,并在本届大选期间逐步脱颖而出,通过积极游说和阐述自己的执政理念与工作重点,获得了民众的支持,从而实现了他的总理梦。

  在此次新政府中,比较突出的一大特点是朔尔茨将其出任汉堡市长和财政部长期间的核心成员,聘用为总理府的幕僚。在新政府中,为了应对德国住房紧缺窘境,新设“住建部”。为了应对气候危机,设立超级“联邦经济与气候部”,由新副总理、在大选中获得第二大选票的绿党双元主席之一的哈贝克出任部长。在新政府中,八位女性部长中尤其有三位掌握核心权力,出任国防部、内政部和司法部部长。以气候变化为导向的新一届政府中,无论是在农业部,还是在经济部,各部委都将把促进气候变化作为重点来加以贯彻。尤其是新任农业部长、原绿党主席、首个有移民后裔背景的厄兹德米尔去农业部进行权力接管时,使用了电动自行车,而非政府专车,而这一变化无疑也将对其他部长们的政治行为产生一定影响。

  在此次新政府中,朔尔茨也遵循民意,勇于启用在党内颇受争议的专家型人才劳特巴赫出任卫生部长,以应对高居不下的第四波疫情带来的巨大危害。据统计,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德国累计确诊数已接近600万,其总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万人。大选获胜后,三党虽然在联邦议院出台了新《抗疫法》,针对11月中旬原抗疫法将失效,就抗疫是否具有国家层面重要性提出修订,倡导自由观和联邦制,强调实施2G、2G+或3G措施,削弱联邦政府在全国抗疫中的决策权。但这一决定并未带来转变,反而耽误了关键抗疫防控时机。

  孟虹表示,在外交政策上,新政府将重在建构欧盟“战略自主”机制和推进欧洲一体化发展,改善与美国的关系,重视与中国的合作,同时也进一步修复与俄罗斯的关系。虽然就外交政策的权限问题,新政府成立之初便出现矛盾。有绿党人士主张“资源自主”原则,社民党强调“总理大政方针权”,但朔尔茨对此并没有把问题尖锐化,而是强调国家外交政策需要按照组阁协议所商定的,由总理和外长共同推进,凸显国家利益至上观,而非政党理念为重。上任后的第二天,他便启程前往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唔,嗣后又前往布鲁塞尔,凸显了德国外交以欧盟为重、以法国为最核心合作伙伴的基调不变。在他看来,延续默克尔政府、包括施罗德政府时期的对外政策,是新政府的外交基石。

  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左)在巴黎的爱丽舍宫迎接来访的德国总理朔尔茨。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在全球化时代,在地缘政治上位于欧洲中心的德国通过自下而上的和平革命促进国家统一与东西欧融合,这点也归功于社民党首任联邦总理勃兰特在1970年代初推出的“新东方政策”。因此,在美国举行所谓“民主峰会”之际,对于民主与专制有着切身体会的德国,其新老两任总理都保持了冷静观望态度。

  朔尔茨政府虽然强调与美国保持联系,加强盟友关系,推进民主法治国家的建设和观念的推广。然而美国新总统上台之后,并未如默克尔所期待的与“特朗普主义”决然决裂。拜登上台后,美国虽然重返世卫组织和《巴黎协定》,且对“北溪2号”取消了制裁措施,但与此同时加强了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新结盟战略,分化世界,并展开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围剿”,加剧了冷战气氛,与德国以史为鉴所倡导的世界可持续性和平发展新秩序的建构目标相违。因此,在对美关系方面,未来的走向有待观察。

  在对华关系方面,2020年默克尔政府接受对华政策“三元论”后,中德关系出现了实质性的影响。在49年前,恰恰是社民党勃兰特政府开启了与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第二任社民党总理施密特作为首位联邦总理于1975年访问中国,1998年出任联邦总理的第三位社民党总理施罗德在执政时期,不仅与中国建立“人权对话”“法治国家对话”机制,还将中德关系赋予“肩负全球责职”。在2014年,中德关系也从原来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方位的战略伙伴关系”。在此次三党联合执政的新政府中,“中德政府磋商”机制得以保留,为未来两国跨文化合作与沟通确保了重要平台。

  在对华关系方面,无论是自民党还是绿党,都曾强调在经济领域和环保气候变化方面需要与中国加强合作的必要性。虽然绿党的“人权观”与自民党的“自由理念”在未来双边合作中会影响到相关部长的对华话语用词,同时外向和颇有主见的自民党主席林德纳(42岁)及年轻绿党外长贝尔伯克(40岁)会力争在各场面阐述自己的观点,彰显自己的影响力。虽然倡导勇于创新、勇于前进是此届德国新政府的合作动力与导向,但新任总理始终会强调以联合政府协议确定的工作纲要与原则为依据,推进国家改革发展与对外合作。同时,鉴于德国自身的历史教训和贯彻始终的“一个中国政策”,德国作为一个多党制国家,各相关部长的言语和决策通过党内、党派间和媒体的监督,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适度调整和被“纠偏”。

  目前,新冠疫情造成德国经济连续重挫,而中欧铁路的扩展可谓逆势而上,对以出口型为主的德国经济的复苏和德国作为欧洲其他国家物品中转站地位的提升,大有益处。此外,随着德国本土对于传染病防治措施认知的改变和严控措施的实施,对于中国抗疫措施的评价也有望发生根本性变化。在此次总理选举和新政府成员宣誓期间,联邦议院严格实行“3G”规则,部分议员因未接种疫苗而无法进入议会大厅,被安排在观众席。对于传染病按照医学常识来采取严控措施,是一个国家保护民众生命安全的必要手段。未来,中德在疫情防控方面也有更多合作契机。

  全球治理、国家治理与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并非空洞理念所能左右,而是直接受到国内治理实际成效的影响。在此背景下,期待中国与德国以明年建交50周年为契机,面对目前出现的一系列挑战,共同探讨符合本国、本地区发展特点和利益的有效治理模式与合作模式,为世界和平可持续性发展贡献各自的智慧与力量。

  如今,在朔尔茨背后的,是一套由中左翼的社民党、环保主义至上的绿党以及信奉自由主义的自民党所构成的全新政府班子。与往届的政府内阁班子相比,新一届德国内阁各部长都普遍年轻,一批四五十岁的新生代内阁要员受到多方关注。

  哈贝克今年52岁,除了是一名政治家外,还是一名翻译家和哲学家。在从政之前,哈贝克看起来注定是搞学术的人。他曾学习哲学、德语语言文学和语言学,2000 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人们常常会为他在哲学问题上的侃侃而谈所倾倒,但也有人对他爱“掉书袋”的习惯并不买账。

  哈贝克最初以写作为生,妻子是名作家,二人合写侦探故事和儿童读本,出版了6部小说,育有4个儿子,一家人住在德国北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

  哈贝克2002年加入绿党,2009年当选石荷州议员,2012年担任该州环保部门负责人,一做就是6年,在此期间,他建立起一个亲切又务实的绿党政治家形象。石荷州有丰富的风能,哈贝克推动风能发电的努力颇有成效,2012年到2016年,该州风能电力几近翻倍。

  有评论称,哈贝克利用自身温和的魅力,为主张激进生态政策的绿党增添强大吸引力。今年4月,他选择退让,支持更具知名度的安娜莱娜·贝尔伯克出马竞选总理,成为媒体焦点。

  对于哈贝克担任经济与气候部长,一些人提出质疑,认为他可能过度注重气候和人权,忽视经济发展。

  40岁的绿党主席安娜莱娜·贝尔伯克,在新内阁中担任联邦外交部长。她是德国第二位来自绿党的外交部长,同时也是首位女性外交部长和最年轻的外交部长。

  贝尔伯克出生于汉诺威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曾是一名摘过奖牌的蹦床运动员,因为伤病放弃了职业生涯。贝尔伯克有两个女儿,丈夫是一名政治顾问和公关专家,曾表示愿意全力辅佐妻子拼事业。

  贝尔伯克于2005年加入绿党。自2013年以来,她一直是联邦议院议员。自2018年1月起,她与哈贝克一起担任绿党的联席主席。在柏林政治圈内,她被形容为是“一个善于交际、专注、坚强的女人”,她确切地知道她想要什么。

  借助全球高度关注气候变化的东风,贝尔伯克领导的绿党曾在德国大选前赢得民调首位。但是之后,她被爆出“简历掺水”和新书《现在,如何让我们的国家焕然一新》涉嫌抄袭的丑闻。民调每况愈下,最终竞选总理失利。

  今年42岁的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出生于“恩格斯的故乡”伍珀塔尔,身高1.86米、喜欢穿西装、长相英俊的他被德媒称为“德国的马克龙”。

  林德纳曾就读于波恩大学,主修政治学,并获硕士学位。1995年,他加入自民党,2009年首次当选为联邦议院议员,2013年大选后担任自民党主席。在他的带领下,自民党东山再起。

  林德纳是名古董车爱好者,他曾经在网站上自我介绍称,除了政治以外,他的兴趣就是“任何可以灌入汽油的东西”。林德纳也颇有商业头脑,2000年他参与成立一家公司,后来该公司濒临破产时,他及时抽身离去。

  林德纳目前已与32岁的RTL电视台女记者弗兰卡·莱费尔特订婚,并计划在2022年结婚,他们希望能有四个孩子。这将是林德纳的第二段婚姻,他的第一任妻子也是一名女记者。

  《法兰克福汇报》称,林德纳推崇严格的财政纪律,这对有“花钱大手大脚”传统的社民党和绿党是一个遏制,双方未来可能在财政预算上产生分歧。

  林德纳曾对中国的经济政策赞赏有加。2019年4月,在柏林自民党党代表大会上,主席台背景打出“经济政策”四个中文大字。他要求德国和欧洲顺应时势,跟上中国的步伐。但最近两年,他对华态度日趋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