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觉谈日本围棋改革:先让女棋手成为世界冠军

发布日期:2019-09-09 18:37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4月,将会诞生以为年仅10岁0个月,史上最年轻的职业棋手。通过“英才特别采用”成为职业棋手的小学4年级学生仲邑堇,也让围棋界受到了广泛关注。日本围棋在国际赛事上持续低迷状态,随之而来的围棋人口的减少,产生众多问题的日本围棋。今天对这一系列改革的主导者小林觉进行采访,听听他对日本围棋今后的展望。

  ——自从担任日本棋院副理事长一来,出台了“英才特别采用”之外,还出台了其他成为职业棋手的采用制度。其中“女流特别采用推荐”是为了希望女棋手能在职业生涯收获好结果。

  小林觉:看着女院生们,她们的水平本来就很高,但是进步速度还是比较缓慢,觉得让她们进入职业的话就有可能会快速提升。所以说在以前的制度里,经常会觉得“明明这么多‘高手’,为什么这一年里面连一个棋手都没能采用为职业棋手”,这就是我想改变一下原先制度的原因。相信有很多棋迷也希望女棋手的人数能多一些,然后在普及方面和棋战的工作上,人手也有些不足,人气上也明显不足。不过现在只有井山裕太,在世界大赛上艰难地和中韩抗衡的当下,对男棋手来说对他们有多大期望都相当困难。相较于女棋手的世界大赛,从目前和她们的差距上来看,我们日本女棋手或许还有点机会。所以趁现在想尝试一下新的制度。

  日本棋院的使命有3个,努力培养出世界冠军,尽力投身于围棋普及和让棋迷朋友们更加愉悦。如果没有这3个使命,还能有棋迷和赞助商的话那就真的是奇迹了。而“英才特别采用”,对今后能冲击世界冠军,或者对可以进行围棋普及的孩子们,由头衔战持有者进行测试棋,然后决定是否采用成为职业棋手。而仲邑堇还是具备所有可能性的。

  小林觉:从最先提案到最终发布大概花了一年时间,那段时间自己也感受到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危机感。现在,包括日本棋院和关西棋院共有大约500,但是在这些人里面,有多少人是真正想要成为世界冠军的。虽然有谦虚的妹的,但是相较于为了成为世界冠军学棋的中国来说,我们明显不如他们。随着“女流特别采用推荐”的名额增多,那些女院生们的眼神也不一样了。如果没有了干劲,也很难找到可以提升实力的办法。

  关于“英才特别采用”,我们从仲邑堇的实力和年龄上大致设立了一个标准,如果那个孩子没有30年一见的实力,是很难成为“英才特别采用”棋手的。所以这就看棋院以及审查员是如何灵活掌握这些标准。即便目前这个孩子的实力还不足以赢棋,但是今后有可能成为大器,这是我们最需要关注的地方。对仲邑堇的话,我们希望大家带着长远角度去看待她,同时也带着“怎么能输给这种人”的严厉眼光去面对。希望仲邑堇今后能冲击本因坊战等循环圈,能成为女棋手的先驱者,达成之前她们没有完成的任务。而她的成长轨迹,日本棋院,包括我都是有责任的。所以我们也是要全身心作出努力的,但是只要持续这些新制度,那些梦想就有可能会被实现。

  小林觉:相较于将棋界,将棋界成为职业棋手的难度要更高一些(原则上每年4人),而成为职业棋手之后,围棋界的难度要更高一些。将棋界的藤井聪太七段,我觉得他一个人就有1000多位棋手的价值。假如有10位藤井聪太七段那样的棋手,在这些人里面或许有几个人可能会成为职业棋手,而围棋界的线位具有这样魅力的棋手都成为职业棋手,这就是本次改革的一大目的。在将棋界,日本第一人就相当于世界第一人,但是在围棋界,即便你是日本第一人,也说不上是世界第一人。所以围棋的范围要更广一些,所以方法手段也可以有些不同。

  日本围棋现在全靠井山裕太在世界大赛苦苦支撑,进入16强的话,日本棋手经常都是仅剩一人的“孤军奋战”状态。所以我们还需要提升一下人数。当然我们很难像中国一样,以举国体制来强化围棋整体水平,但是看着日本乒乓球的状况,日本围棋的历史要更加悠远一些,所以我们需要作出更多努力。

  小林觉:现在日本位围棋人口有190万人(数据来自《自由时间白皮书2018(レジャー白書2018)》,将棋则有700万人)。在中国,一轮联赛的活动都会花上上亿日元,在全国范围内提升围棋影响力的焦点来看,这些支出都会有积极影响,所以围棋的人气才会如此高涨。而在韩国,但看围棋人口也比日本围棋要有人气得多。如果没有人气的话,奖金也会渐渐变少,父母也不会让孩子们学棋吧。这必然会是恶循环。所以我们想峰回路转,不过也很难找到合适的突破口,而我觉得首先集中精力于“培养女子世界冠军”比较好。如果让大家明白我们的工作的话,我们还是选择了让大家容易理解的举动。

  我们想以地区或者县为单位,创立一个女子职业联赛如何展开活动。团体赛的话,每个人的责任就会更大一些,那样每个人的学习热棋也会高涨起来。如果成绩不好的话就有可能会从名单里剔除出去,让她们在感受一下压力也是一件好事。相较于男棋手,女棋手的人数相当少(约90人),从规模来看也是容易操作的。如果想要建立队伍的话,大家都能轻轻松松地建立队伍,比如说我们想在区域内让更多的人稍微出一些赞助费,然后创造一个可以建立队伍的环境。

  围棋不受国家和年龄以及性别的限制,固然有扩大影响力的土壤。在韩国,仲邑堇的评价也相当高,随着这样一位值得关注的人物的出现,不仅是日本,全球棋迷都对她抱有很大期望。作为最年轻棋手,先踏进日本围棋再踏入世界围棋。但是我们决不能把左右期望都扔给仲邑堇,而是大家都要向着目标前行。希望日本围棋界从日本棋院开始,把决心和实践都能继续下去。

  对象为院生等棋手,在院生的最高等级上呆满5个月以上,或者具备一定实力,足够让院生导师推荐成为职业棋手的新制度。今年4月,有4位及以上的棋手通过此制度成为职业棋手。通常情况下,院生在不分性别的对局中,收获良好成绩才能成为职业棋手。或者在女棋手之间的对局中,一年内也会采用1名成为职业棋手。此前女棋手如果要成为职业棋手的话,只能争取每年这一个名额。

  主要是以中日韩台,各国和地区同场竞技的棋战。曾经是世界第一,同时棋手厚度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日本围棋,自从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韩国出现了李昌镐九段等明星棋手,使得韩国进入了围棋热,之后中国的举国体制等强化政策,也诞生了众多棋手。自2005年起,日本棋手就没有再也获得过世界冠军。

  小林觉,生于1959年,1966年是从木谷实九段。1974年成为职业棋手,1987年升为九段。1995年夺得棋圣、碁圣头衔,生涯共获得11个冠军。2018年6月起担任日本棋院副理事长一职。